hga025皇冠.关注城市化中的乡愁书写

歌手:战狼

2020-01-08
國內外一批著名作家、學者齊聚溫州,見證了“琦君散文獎”的誕生。黃燈周吉敏鮑爾吉·原野

溫州日報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 李藝/文 翁卿侖/攝

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這個時代變化得太快。[世界 的英 文:world]衛生組織[不久 的拚音:bù jiǔ]前公布了一個統計數據:[隨著 的英 文:Along with][城市 的英 文:cities]化的加速發展,抑鬱症、焦慮症等精神[疾病 的英 文:Prevention]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[成為 的拚音:chéng wéi]非傳染病中最致命的[一種 的英 文:one]疾病■hga025皇冠备用网址■。我還看過北京市[教育 的英 文:education]局的一個統計數據,都市裏的孩子現在心理障礙達到40%,這是個特別驚人的數字,也暴露了城市化進程中比較嚴酷的一麵。”

談及琦君散文及“琦君散文獎”獲獎諸[作品 的拚音:zuò pǐn]集中體現的鄉愁底色,[上周 的拚音:shànɡ zhōu]五,受邀來溫參加首屆“琦君散文獎”頒獎典禮的著名作家韓少功說:當下,鄉愁這個話題變得越來越時尚,和人在快速變化的城市化進程中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有關,“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往往會發現很多城市人一到假日,就會跑到鄉村或者和故鄉相似的[一些 的英 文:some]風景中去,這是幹什麽?這其實是為了補償心理中的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——我們有一些在城市生活中沒辦法表達的苦悶,甚至是焦灼,都能在這種試圖留住鄉愁的追尋中,得到某種緩解。自從2000年以來,我也經常階段性地在[鄉下 的拚音:xiāng xià]居住,還在曾經插隊的湖北汨羅農村蓋了個房子,每年大概有半年在[那裏 的拚音:nà li]待著。”

[應該 的拚音:yīng gāi]說,自從陶淵明種豆於南山,埋下了鄉愁的種子後,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文學界對於鄉愁的追尋和書寫一直沒有停止過■hga025皇冠工程施工合同■。而通過此次首屆“琦君散文獎”評選出的三個優秀作品獎和一個特別獎,我們則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看到,當城市化這部列車飛馳過 “鄉土中國”時,散文寫作又是[如何 的拚音:rú hé]以鄉愁為精神土壤,試圖撫慰焦灼中的人,並在迅疾變化的鄉土現實中探索重建文化價值與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

“琦君散文獎”優秀作品獎:黃燈的《回饋鄉村,何以可能?》

“琦君散文獎”特別獎:周吉敏的散文集《斜陽外》

兩位女性以有野心的寫作,遠離空洞的美學幻境,勇敢介入社會現實

臨近猴年[春節 的拚音:chuanjie],一篇《一個農村兒媳眼中的鄉村圖景》刷屏朋友圈,閱讀點擊量上千萬。這篇散文的原名其實是《回饋鄉村,何以可能?》,作者是廣東金融學院財經傳媒係教授黃燈,最初發表在《十月》雜誌2016年第1期。

[許多 的英 文:many]人眼裏,散文總是和閑適、優雅、散淡[聯係 的拚音:lián xì]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,似乎散文天生就是一種不堪重負的、輕飄飄的文學體式,如果誰用“嚴肅”“介入”“深[度 的拚音: dù]”“疼痛”來要求散文,誰就是粗暴了散文的輕盈,破壞了散文的文調。但黃燈的文筆如紀錄片一般,將一個農村[家庭 的拚音:jiā tíng]中三代人近十年來的[命運 的英 文:fate]變遷和生活磨難展現在我們眼前,她的寫作是介入的,在場的,灼熱且充滿痛[感 的拚音:gǎn]的。

此次,《回饋鄉村,何以可能?》獲評首屆“琦君散文獎”作品獎,評委會認為,這篇散文是個體生命體驗錘煉的詩與思,它[帶著 的英 文:with]走出鄉村的年輕知識群體的體溫,作者企圖通過有野心的寫作溝通文學感性和批判理性的鴻溝,“思想從日常生存的痛楚處滴淌,凝結成刺破現實和[曆史 的拚音:lì shǐ]必然性的寒刃。鄉村被文字撕裂的創口,遠離空洞的美學幻境,在介入和召喚行動的意義上向未來呈現。”

黃燈生長於湖南農村,在當教授之前,當過工廠女工,[工作 的拚音:gōng zuò]兩年後考研[成功 的拚音:chéng gōng],一直從事文學研究。她沒想到文章在微信上以《一個農村兒媳眼中的鄉村圖景》發出來會引起這麽大反響,“農村媳婦”標簽化太嚴重了,不過她也釋然:這也是我的優勢所在。

“我非常感謝‘琦君散文獎’給我鼓勵,這是我第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獲獎。多年來,我一直在學術圈混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形而上的知識已經沒法[解決 的拚音:jiě jué]我的困惑,我企圖通過文字恢複與現實的關係。”眼前的黃燈快人快語,坦率真誠,雖然鄉愁滋潤了她的文字,但黃燈卻說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“沒有鄉愁”,“我認為[大部分 的英 文:centipede]有鄉愁的人一般是在城裏過得比較好的人,像我這種在城裏過得並不好的人壓根就沒鄉愁,因為我認為我隨時都可能回到農村去,跟家裏人沒任何差別,種菜、養豬。我對城裏的生活沒有信任感,我關注農村的[時候 的拚音:shí hou],是因為我認為城裏的東西有問題,這時候回望農村,並不是真的舍不得農村,而是像韓少功[老師 的英 文:teacher]所說的那樣:我們在城裏生活[出現 的拚音:chū xiàn]問題,我們怎麽辦?發現在城裏找不到解藥,這時候回過頭去看自己走過的路,發現農村可能會給我們提供解藥。”

[然而 的拚音:rán ér],在折返農村尋找解藥之時,[包括 的英 文:included]韓少功在內的諸多作家、學者都發現:農村有詩情畫意的一麵,也有特別沉重的一麵,比如故鄉傳統生活方式的消亡,傳統鄉間倫理價值秩序的解體,人心的苦楚與掙紮等。

黃燈說:“對於我個人來說,從來沒有把農村當作一個美好的解藥,我把它當作一個問題存在。如果可以讓[所有 的英 文:all]農村的人有尊嚴地生活,我認為農村消失也沒有關係,這非常人道。講到鄉愁這個話題,對我來說更多的是一種啟發,其中有很多生命質感的東西,對於八股論文寫太多的我來說,本來是一種消毒。”

與黃燈一樣令人刮目相看的,是此次獲得“琦君散文獎”特別獎的另一位女性:周吉敏。作為甌海的[女兒 的拚音:nǚ ér],她的散文集《斜陽外》(四川美術出版社2015年出版)是一部向傳統、向故鄉致敬的作品。某種意義上,這也是一部有野心的作品:為了寫就它,5年來,周吉敏一次次艱難行走在家鄉十七條古道上,審視和還原了溫州這片古老土地上曆史文化與風物人情的變化遷延,用真誠的文字,攜帶著豐富的人文、[自然 的拚音:zì rán]細節,讓[即將 的拚音:jí jiāng]消逝的古道得以全新呈現和重估。評委會將其獲獎原因歸於:“千年曆史時空的深闊和當下空間的逼仄,[[形成 的拚音:xíng chéng] 的拚音:xíng chéng]作品內在的強大張力……路已[不僅 的英 文:not only]僅是路,是一次文學價值到社會價值的成功轉換。”

“一個像水一樣的女人,寫了一本像木刻的書。”著名溫籍作家張翎如是評價周吉敏和她的《斜陽外》。張翎和周吉敏[認識 的英 文:known]也有幾年了,《斜陽外》出版後,周吉敏送了一本給張翎,但她一度遲遲未看,說到沒有看的原因,張翎半開[玩笑 的拚音:wán xiào]地說:“是周吉敏的錯,因為她長了瓊瑤小說裏麵女主角的樣子,每次遇到她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飄飄長發,我認為她更應該坐在窗口手裏拿著繡花手絹、捧著泰戈爾

小說。直到有一天翻看她的這本書,才[感覺 的英 文:很爽]被震撼。這個像水的女人,不僅文字語言老辣,[而且 的拚音:ér qiě],為了把故土呈現出來,她真的下了苦功夫,把古道一寸一寸地走過來。”

著名作家鮑爾吉·原野在之後的《斜陽外》品讀會上說,這是一本好書,難得的書。“我們不會為你的五年所打動,因為你不管付出多少辛苦,我們想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效果怎麽樣。我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,這本書現在有人看,過十年後還有人看,溫州人會看,溫州之外的人也會看,因為[中華 的拚音:zhōng huá]人文是一統,她寫得很靜氣、文氣。”

對於《斜陽外》的寫作,周吉敏說,這其中寄托著她對鄉土的情感和情懷。“作為女性,每次行走,都要克服體力上的不足,戰[勝 的英 文:win]自己,還有就是作為組織者對同行者[安全 的英 文:safest][擔心 的英 文:worry about],那是[最大 的拚音:zuì dà]的精神壓力。”在走古道之前,她會查閱和古道相關的資料,正是對比了古道曾有的興盛,看到眼前古道以及周邊村莊的破敗,才會越走心情越沉重。“古道是沉默不言的,我要替它說話,向世人[展示 的拚音:zhǎn shì]它在過去歲月裏的擔當。”這幾年,[由於 的英 文:Meanwhile]周吉敏對古道的書寫,越來越多的人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關注古道及其周邊村莊的[建設 的英 文:building],越來越多的人在行走古道的過程中收獲了快樂,甚至帶活了一個村莊,這是寫作的價值所在。

“琦君散文獎”優秀作品獎:鮑爾吉·原野的《沒有人在春雨裏哭泣》

“琦君散文獎”優秀作品獎:梁鴻鷹的《安放自我》

兩位男性作家,通過對自然、對自我精神原鄉的書寫和探索,撫慰自己與他人的心靈

與前麵兩位女性獲獎者的積極入世相比,此次獲得“琦君散文獎”作品獎的另外兩位男性獲獎者,其散文作品則更偏重於對自然、對自我精神原鄉的書寫和探索。

評委們給了鮑爾吉·原野很多溢美之詞:如果散文整體是行走的,偶有飛翔,那麽《沒有人在春雨裏哭泣》始終都是飛翔的,“雪落在雪裏,算是回到了故鄉”是飛翔;“雪花落在白馬身上,使它的黑瞳更像水晶”是飛翔;“雪填滿了樹洞,[這些 的拚音:zhè xie]樹洞張著白色的大嘴,填滿雪”也是飛翔。這些淩空的句子在文中比比皆是,仿佛信手拈來,像[季節 的英 文:season]裏的鶴一樣。“即使詩的飛行時間似乎也不如鮑爾吉·原野的散文飛得時間長久,並且始終在異想的維度裏,不得不讓人驚訝如鮑爾吉·原野的心靈是怎樣構成的?似乎其本身就是被雕刻過的作品。

對於讚揚,鮑爾吉·原野的回應是:“樸實誠懇的寫作才是好的。”作為蒙古族人,豐饒無盡的大草原滋養了鮑爾吉·原野的精神家園,那一草一木涵養了他細膩敏銳、熱[愛 的英 文:love]生活和自然的情懷,他對大自然懷有天然的鄉愁,而這種對大自然的情感在經曆了人生坎坷磨難之後依然純真,作者有過苦難的經曆,他是“一個在北國風雪中長大的孩子,一個當抄家的人踹門而入時貼緊牆壁站著的少年,一個肩扛檁子登木垛被壓得口噴鮮血的知青”,他認為“人生連[一場 的英 文:one]痛哭都不曾享用,靈魂何以自如呼吸?”所以,鮑爾吉·原野喜愛在繁星般的散文篇章裏傾情描寫人間的真善、大自然的優美,輕鬆中不時透露幾絲幽默俏皮。

相比鮑爾吉·原野的輕靈,梁鴻鷹(此次頒獎典禮因故缺席)的《安放自我》出入生活,深潛生命。自我[很大 的英 文:huge]程度由記憶構成,梁鴻鷹在對自身自出生以來的[重要 的拚音:zhòng yào]經曆和對親人徹骨的回憶中,用文學的方式安頓著自我與他人。比如,他用旁觀者的視角,在《安放自我》中以諸多日常細節寫到了母親去世的那一天——那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第四個年頭才剛剛到來的一天,那是被他記憶的潮水反複推出水麵的一個清晨。

“母親的逝去異常艱難——過程[漫長 的英 文:long]而熬人,但收刹得卻突如其來。

在妹妹的哭聲中,父親拿出一把梳子,用顫抖的手掙紮著為媽媽梳頭,這時的母親眼邊淌出了清清的、稀薄的淚水,正在梳理母親頭發的父親,再也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抑製自己的情緒,不爭氣地哭出了很大的聲音……此時此刻,生離死別,真的是悲傷徹骨啊。那個笨拙的梳頭的場景,該是他這一輩子見到的最偉大、最柔情的場景。他時時想到,自己是否也該為妻子梳一次頭。什麽時候?”

“我認為鄉愁實際上就是我們的日常,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的鄉愁最能打動我。”上周五,和韓少功一起來溫州參加首屆“琦君散文獎”頒獎典禮的《散文選刊》主編葛一敏說,“從去年起,我最明顯的感覺是‘鄉愁’再度成為大家議論的熱詞,但是,大家在寫作時,還是要好好思考怎麽用散文的[形式 的拚音:xíng shì]去表達當下的鄉愁,文學的鄉愁還是要通過這些日常的東西[表現 的拚音:biaoxian]出來。”

也正是因為準確把握住了表達方法,“琦君散文獎”評委會認為:梁鴻鷹的《安放自我》堪稱典範。“‘安放’一詞像一道光打在由語言構造的事物上,讓人想起倫勃朗的畫,無論明與暗都是時光,這光從生命最初的來處,指向文學的神秘歸途。這光使最普通的事物具有了秩序與神性。”

為什麽說生命的神秘歸途是文學?為什麽要守望文學的天空?在《安放自我》一文中,梁鴻鷹用這樣的文字做了回答:“文學讓我們想起生命的短暫,文學提醒我們宇宙的有限與無限;文學讓我們想起在這個世界上作為過客和羈旅者,我們是[孤獨 的拚音:gū dú]的;文學也讓我們想起自己是高貴的、聰慧的,因而也無比[幸運 的英 文:桃花運]。”


本文由◆hga025皇冠信息中心◆发布;
hga025皇冠 > 陈坤 > 寻龙诀
hga025皇冠返回顶部
在线音乐门户,分享好听的网络歌曲

hga025皇冠

最新动态
网站地图